在新兴老城,我看到了耶路撒冷的影子

和新兴结缘,源于知识工场接受新兴县政府的委托,希望就新兴老城进行活化提供策划思路和解决方案。新兴最出名的城市名片是“六祖故里”,这里是禅宗六祖惠能的出生圆寂地,当地政府希望以新兴老城为载体,挖掘新兴的文化底蕴,重塑城市形象,开拓出新的文旅产业链。这不是一个普通的策划方案,而是一项关于整个新兴县文旅产业发展的顶层设计。

一、现状:酒香也怕巷子深

核心是老城活化,首先就要先了解新兴老城。调研结果着实大吃一惊,新兴自西汉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起有建制,设县至今已有2100多年的历史,老城范围内不可移动文物有三十多处。

▲新兴老城范围古今对比
随着调研的深入,我们进一步发现了另一张文化牌“中药炮制”。明、清至民国初年,新兴人靠熟练的中药炮制手艺外出谋生者,遍及省城、港、澳地区及南洋(东南亚),江湖广泛流传着“无新不成行”(无新兴人不成中药行)之说。

新兴最大的一张牌当然是“六祖故里”。新兴是禅宗六祖惠能出生和圆寂地,禅宗文化底蕴丰富。不过对于很多没有佛教信仰的人来说,其实并不知道“禅宗”为何物,“禅宗文化”总体来说是比较神秘的。

神秘的禅宗文化,加上无人知晓的老城历史和底蕴,新兴是一瓶好酒,只是酒香也怕巷子深。

二、困惑:文化与历史脱节

新兴旅游资源主要包括禅宗文化、温泉养生、生态休闲和美丽乡村游四大板块,以县域来说旅游业整体表现并不差,2019年新兴县是全省唯一代表上榜全国县域旅游综合实力百强县,并被《小康》杂志评为“2019年度中国十大特色休闲县市”。 2019年新兴全县游客接待量1380万人次,其中六祖故里景区373万人次,占整体游客量近3成。新兴的游客主要来自六祖故里旅游度假区,并远远抛离其他的所有景区。

数据来源:新兴文旅局提供数据

▲国恩寺
六祖故里景区的核心载体是国恩寺,距离老城约12公里。国恩寺由六祖惠能大师开山创建,始于唐弘道元年(683年),后当朝皇帝(唐中宗/707年)赐名为“国恩寺”,国恩寺同时也是惠能大师圆寂地。现状是,大多数的新兴游客,往往会直奔国恩寺,完成礼佛活动后即返回,不会与新兴老城产生联系。

禅宗文化与新兴本土文化是两个独立的体系,禅宗名声大但不明所以,是新兴对外的名片,而代表本土历史文化的老城存在感极低。对外文化名片与本地历史脱节是制约当前新兴文旅产业发展的核心所在。

三、问题:什么是禅宗?什么是新兴?

禅宗就是中国化的佛教。佛教起源于印度尼泊尔一带,由释迦牟尼创立,南北朝时期由菩提达摩传入中国,历经六代弟子至惠能大师完成了佛教的中国化,从此佛教以禅宗之名在中国广泛传播,开枝散叶。惠能就是佛教得以在中国落地生根的灵魂人物。菩提达摩被尊为禅宗初祖,第六代传人惠能大师为六祖。新兴是惠能大师的出生和圆寂地,因此新兴一直被称为“六祖故里”。


为深入理解六祖文化,笔者阅读了大量六祖相关的书籍,其中最为重要的是《六祖坛经》,这是一部由惠能弟子辑录的记载惠能一生得法传法事迹及启导门徒言教的经典。原本我以为《六祖坛经》是一本佛教书籍,但读下来后我发现更像是一本哲学书,书中并没有难懂的佛经,却记载了惠能大师对很多事情颇具智慧的思维。这让我联想到了《塔木德》,一本犹太人必读的智慧启蒙经典。如果说《塔木德》是西方的生活哲学,那么《六祖坛经》就是东方的生活哲学。禅宗文化并不仅仅是一种单纯的宗教文化,从更广域的概念来说,禅宗文化也是一种关于生活智慧的文化。

我们进一步梳理六祖惠能的人生足迹,发现新兴并不只是惠能的出生圆寂地这么简单。惠能年幼丧父,家境贫穷,与母亲相依为命。少年惠能每天徒步十多公里到新兴县城卖柴维持生计,每天路过南街的金台寺都会听僧人念经。某天惠能在县城南门附近一个客商处偶然听到有人念金刚经后突然开悟,问明僧人是来自湖北黄梅寺(五组所在地),于是才有了后来惠能北上湖北修行学法。在金台寺闻经,在南门客商家开悟,这才是惠能走上佛法之道的关键。

▲新兴县人民医院,原金台寺所在地
金台寺原来的位置现在成了县人民医院,而南门客商的位置也无法找到确切地点。但无论如何,相比于出生圆寂,闻经开悟对于六祖文化线来说有更要的意义。“闻经开悟”发生在新兴老城区域,正好是禅宗文化与新兴本地文化的交汇点。

地缘格局方面,新兴一直是珠三角西北部地区一个重要的贸易集散地,周边各乡镇的生活生产物资都在新兴集散交易。古代新兴县城的结构很简单,其中有两条重要中轴线街道,分别是中街和东街。中街对应现在的中山路,是古代老城的南北向中轴线。中街从位于老城北部的县衙开始直通南门,南门以外是南街,南街-中街构成了古代新兴城的进出城主干道,年少时期的惠能大师便是沿着南街进城的。东街现在还是叫东街,连接古代东门码头(现已不存在),货物在东门码头集散进入东街,东街是古代新兴老城商贸活动的核心街区。除了老城中北部的县衙以及中街东街两条重要商贸活动街区,老城其他区域主要为居民区。新兴老城有三十多处不可移动文物,主要有城隍庙、书院、数个侍卫第(古代官员府邸)、数个氏族宗祠等,绝大多数都是一些日常生活场所。新兴老城就是新兴人安居乐业的缩影。

现在回答本篇的问题:禅宗是大智慧,新兴是小生活。

四、视野:站在世界看新兴

新兴的轮廓已逐渐清晰,有2100多年历史,佛教圣人的关键足迹地。这让我联想到那个世界级的圣城——耶路撒冷。耶路撒冷有3000年历史,同时也是基督教、伊斯兰教和犹太教的圣地。对于基督教,耶路撒冷是耶稣受难的地方;对于伊斯兰教,耶路撒冷是先知穆罕默德夜行登霄的地方。而对于佛教,新兴是佛教中国化奠基人出生、开悟和圆寂的地方。尽管城市影响力不能相提并论,但新兴与耶路撒冷有着相同逻辑的文化底蕴。

在耶路撒冷老城,有一条十分著名的游览线路,耶稣受难之路“苦路”。耶稣从被判有罪,被挂上十字架游行到圣墓教堂,到最终死去,一共有十四个事件点,这十四个事件点所构成的线路就是“苦路”。无论是否基督徒,“苦路”都是耶路撒冷老城必游的打卡线路。在新兴,涉及六祖惠能的足迹一共有6处,分别是出生-闻经-开悟-别母-圆寂(国恩寺)-藏身,其中“闻经-开悟”两个点在老城范围内。参考耶路撒冷“苦路”,可以把六祖六大足迹整合为一条文化体验线路——“悟道”。“悟道”起点在新兴老城,终点在国恩寺,寓意禅宗开悟创新的智慧之路。

▲耶路撒冷苦路十四站
在新兴走访调研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一个有趣现象,就是本地人都会把东街称为“水街”。“水街”从来不是一个官方的名字,但在民间却深入人心。一位老街坊道出了原因,东街是古代新兴商贸活动的集散地,在还没有自来水的年代,生活用水需要从东门码头挑水进入,挑水工频繁往来使整条东街基本上都处在湿漉漉的状态,因此得名“水街”。这样的故事又让我想到了另一个世界知名地标——新加坡唐人街“牛车水”。“牛车水”名字同样是因为用牛车拉水入唐人街而得名。“水街”和“牛车水”在本质上都是相同的故事,反映了本地人努力生活的精神。水街就是代表新兴本地文化的灵魂。

五、关键词:文化自信

用耶路撒冷和新加坡的案例,并不是要让新兴去对标这些国际都市,重点是要对自己的文化有足够的自信,才能走出一条属于新兴自己的道路。


新兴的文化底蕴是“大智慧,小生活”。新兴老城活化的核心载体,是打造两条文化体验街区,一是代表禅宗开悟文化的南线,二是代表新兴本地生活文化的东线水街。两条线的交汇处,就是新兴老城的中心。通过禅宗开悟文化的塑造,把新兴旅游业的入口从国恩寺逐渐过渡到新兴老城。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激活两条产业链,一是以开悟智慧文化为核心的文创产业链,二是以中药炮制为基础并结合温泉休闲养生的康养产业链。最终目标,是形成以新兴老城为中心的全域文化旅游体系。

后记

我们完成了《新兴旧城活化概念策划方案》,所提出的活化思路获得县委领导班子一致通过,并成为新兴旧城活化相关规划及设计的指导性文件。


▲新兴旧城活化启动区已于2021年8月开工

作者:奇云棘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8b9b466a1859
来源:简书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声明:本文为康多宝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