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大早上还在看小说 全然忘记体内还有伤

当刘英看到学长一大早上还在看小说的时候,她也真服了,他是不是全然忘记自己体内还有伤了?

“秦学长,是你的心脏舒服了,还是你的阑尾炎伤疤好了?大早上的还看小说是觉得自己很健全了吗?怎么这么不注意休息!”刘英有些嗔怪的说。

“哎呀,英子啊,我跟你说,这小说可好看了,作者的文笔流畅,内容幽默,关键是情节还不拖沓,妥妥的好书一本啊!等下我推给你,记得看看哈!”秦山躺在床上兴奋的说。

“学长,您能不能老老实实的养伤?要我说你要是真的喜欢看小说,就看点那种能教你怎么转运的小说吧,赶紧给自己转转运。”刘英毫不客气的说。

“唉,这都是命啊!命运让我如此多舛,我能有什么办法。”秦山感慨般说到。

“如果真的有转运的办法,我怎么样也要为你试一试的。”刘英低着头拿着水杯小声说,可惜秦山并没有听到。

“对了,明天我还有事,就不过来了,我找雨柔学姐替我一天。”再转过来时,她脸上已经恢复了正常的表情。

“要我说啊,你们谁也不用来,我不就是身体虚一点嘛,我自己在医院也能生活的,再说我可以让爸妈来照顾我。”秦山劝解。



“不行,叔叔阿姨都很忙,还是我们轮流来陪你比较好,你什么也不用操心。”刘英拒绝了他的提议,知道他只是不想麻烦自己班里的同学。

“我去再打点热水来,你先别看了,歇歇眼睛。”刘英走前叮嘱,秦山躺在床上随意的挥了挥手。

另一边的刘英并没有急着去打热水,而是来到了秦山的主治医生办公室,询问他现在的病况如何。

“有些不太乐观,他身体里面的癌细胞扩散的很快,他现在的肺部已经出现问题了,再过一段时间可能呼吸会越来越不畅,很有可能要上呼吸机。”

“再加上他刚做完阑尾炎手术,身体还没有恢复,目前只能在医院静养。”医生说了这么一大堆,刘英都没有听到想要的答案。

“医生,你直接告诉我,他还剩多长时间,能撑到他毕业吗?”刘英直截了当的问。“很难说,如果一直保持病人心情舒畅的话,他或许活的时间还能更长一点,但是这也说不定。”医生也不敢保证。

“好的,谢谢医生,麻烦您先不要和他说,如果他要问起来,你就说他体内还有伤没好,暂时不能出院。”

“明白。”医生点点头。

等刘英拿着热水壶回到病房时,看到的就是秦山熟睡的脸,她轻轻的把水壶放下,然后坐在床边,抓住秦山的手,小心翼翼的趴在旁边。

不知何时,刘英的眼角已经浸满了泪水,“如果你没生病,那该有多好。”刘英用口型无声的说到。

而秦山在刘英进来的时候就已经醒了,但他不想睁眼,感受着手上凉凉的眼泪,他的心却滚烫起来,可再多的冲动都被他止于心脏,他现在没有资格让任何人幸福。

一个月后,秦山终于出院了,他觉得自己在医院躺的这一个月四肢都要退化了,他被送回了家里,不过一到家阵阵礼花的声音便响起。



“当当当!恭喜我们的秦山同学出院,来来来,跨个火盆,撒点柚子水,熏熏艾草叶,去去身上的晦气!以后你就能健健康康的了!”杜飞窜出来忙上忙下的在秦山身上折腾着。

“好了,赶紧让他进来坐着。”雨柔好笑的看着跟个猴子一样的杜飞,然后端出自己准备的蜂蜜水。

“秦山,为了庆祝你出院,我们这可是用心准备的,怎么样?惊喜吧?”杜飞邀功似的说。

“我真是太惊喜了!”秦山为了的配合他演出,故意夸张的说。

“嘿嘿嘿,看在你大病初愈的地方,有没有什么愿望啥的,我可以帮你实现!”杜飞大方的说。

“你别说,还真有,我想...我想去旅行,好好的看看这个世界。”秦山说到最后声音越变越轻,有些苍白的脸色写满了期待。

如果说旅行,一次性走个够才算爽,春夏秋冬四个极端的风景也要看个遍,春风拂柳的绿意、热烈清爽的大海、缀满黄金的树林,还有那白雪皑皑的山峰,都是旅行的目的地。

秦山在刘英和其他人的同行下一个月里感受了一年的季节,终于也体会了一把“一日看尽长安花”的感受。

不过旅行总有归途,在白雪皑皑的山边,秦山看着远处的山峰,说:“真羡慕北方人,走着走着就白了头。”

刘英没有说话,她能感受到身边人的生命正在渐渐消逝。

“如果有一天,你遇见了那个能相守一生的人,一定要带来给我看看,我会托梦告诉你他好或不好。”秦山攥住了刘英的手。

刘英的眼里盛满了泪水,肩膀上的重量渐渐加大,她崩溃的回握那双冰凉的手,终于放声大哭。

我相信,你在我的前生或来世,碧落或黄泉,只是不在此刻,不在眼前。

转载声明:本文为康多宝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谢谢合作